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電影救世主 ptt-第267章 求救展示

電影救世主
小說推薦電影救世主电影救世主
图书馆里立时躁动起来。
“他们还要多久才过来救我们?”一些在外围的人大声叫喊着,带着其他人也一起叫了起来。
维持秩序的警员们甚至都听不清楚收音机的声音。
“停停停!”
大猩猩警员一边发出更大的声音,一边站了起来。
看到他定海神针一样的身影,民众们顿时安静了许多。
警员趁着这个机会开口:“广播上已经说了,救援队现在只到了斯塔滕岛,而我们现在在曼哈顿……”
救援队是从华盛顿出发的,纽约就在华盛顿的东北方向。
而纽约五大区——布朗克斯区、布鲁克林区、曼哈顿、皇后区、斯塔滕岛中,正好是斯塔滕岛位于西南方,与其他四个区隔河相望。
如果是平时的状态,华盛顿自然有直通曼哈顿区的道路,但是现在的情况……大雪封路都是往轻了说,真实的情况是根本没有路。
再加上救援队对这个时空的路况压根就不熟悉,所以王磊他们从华盛顿到纽约根本没跟着路走,仗着特种车辆的底盘纯粹是怎么快怎么走,甚至可以说是走的直线。
这一走,自然就走到了纽约西南的斯塔滕岛。
山姆听到救援队还在斯塔滕岛,心中忍不住一阵失落。
这跟他们所在的曼哈顿区隔得太远了……
在斯塔滕岛跟曼哈顿中间是纽约港,大名鼎鼎的自由女神像就站在这里。
平时还可以打车过去,但是现在哪有车可以打?
“我们要怎么办?”劳拉在旁边轻声问他,J.D和布莱恩也蹲在他们旁边,双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整个人都缩着身体。
“要去找他们吗?现在出去的话,只能步行……”
山姆权衡了一会,
道:“这样太危险了,而且广播里说过,让我们不要主动过去。”
J.D道:“可是我们不主动的话,恐怕支撑不了太久了。”
图书馆里的物资少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足足三百多人,虽然“素质”都比较高,但是眼下这份稳定能持续到什么时候还真不好说。
山姆也知道J.D的意思,他们四人早早就互相交流过想法。
但他还是坚持要待在屋内。
“不要忘了,天气预报说过,纽约在接下来有可能会被风暴正面袭击,到时候的温度会更低。”
“另外,外面可能还有随便开枪的疯子在游荡……”
“我们现在留在这里,至少还能支撑五天,但要是离开了这里,也许一个夜晚就会丢掉生命。”
在他看来,外面的情况是无法确定的,离开图书馆无异于把自己的性命押上赌桌。
劳拉三人又琢磨了好一会儿,终于按捺下主动出去求救的心思。
拿自己的命去跟随时可能恶化的天气对赌,对他们这些高中生来说还是太刺激了。
稳一手为妙。
不过他们四人决定稳一手,却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稳得下来。
几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忽然站了起来。
“外面的冰已经凝结了,我们要往斯塔滕岛走,谁愿意跟着一起去的?”
说话的人中还有一名警员。
虽然大家在图书馆待的时间都很短,但是许多人已经控制不住地想要逃离这里了。
在这里太没有安全感了,外面那些被冰封的尸体好像在告诉他们——你们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只会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尸体……
青年们话音刚落,就有许多人从图书馆的各个地方站了起来。
蹲着的山姆感觉四面八方全部都是腿。
看见这么多人,劳拉也忍不住有些动摇,还是山姆悄悄拉住她的手,向她微微摇头才打消了她的心思。
倒也不是没人站出来阻止这些人。
那个大猩猩一样的警员就站了起来,劝他的同事和其他民众安稳下来。
只可惜,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几个人还稳得下来的了。
真正要作死的人,是谁也拦不住的。
山姆和大猩猩警员眼睁睁看着足足几十个的大队伍带上自己的物资下了楼,然后没多久就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走到了外面的冰天雪地里。
就在此时,山姆还看到周围的其他高楼也陆续走了不少人出来。
他跟劳拉对视一眼,显然那些人都是要往斯塔滕岛去的。
虽然广播上特别提醒了民众,让他们不要主动外出,但只是这样几句话根本就劝不住所有人……
大猩猩警员叹了口气,望着那些人越来越远的背影:“现在我们只能为他们祈祷了。”
……
王磊看了一眼各支队伍报告的获救人数,发现已经超过车队满载数量一截了,他拿起话筒通过无线电讲话:“所有队伍停止救援工作,尽快向我靠拢。”
“车队已经达到满载标准,我们接下来要把已经获救的幸存者运回华盛顿,其余的我们建造一个安全营地安置……”
听到王磊的呼叫,正在行动的其他队伍都快速返回,唯独杰克三人犹豫了片刻,还是继续向着东北方的曼哈顿区开去。
王磊马上在定位上发现了他们的异常:“杰克,203号车,你们已经严重偏离安全路线,马上返回,马上返回。”
杰克喘着粗气打开自己的无线电开关:“NO,队长先生,很抱歉违抗你的命令,但是我有不得不继续深入的理由。”
王磊皱眉:“我知道你的事情,你的儿子情况如何,现在谁也不知道,但是你这样莽撞地深入,只会给你自己带来危险!”
尽管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杰克在无线电里只会不停地道歉,一点返回的意思都没有。
王磊见到根本劝不动,叹了口气便不再劝了。
少了王磊在路边唠叨之后,杰克三人的速度更加快了,他们拧着雪橇车的油门,直奔东北方向的曼哈顿区。
很快,三人便出了斯塔滕岛,驶上已经冰冻的纽约港,平坦的冰面上不时还能看到几艘被冻住的货轮。
弗兰克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市区,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到了开阔的冰面就安全多了。
他大声对前面的杰克说道:“如果早知道这里还有这么多神经枪手,我就不跟你过来了!”
杰森也赞同地点着脑袋,这里的状况之恶劣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毕竟天气再冷,他们也有流浪时空的防护服,只要还有电就冷不死,但是这玩意它挡不了子弹啊……
偏偏现在的纽约,好像啥都不多,就是神经病枪手最多,刚刚一路穿过斯塔滕岛,他们就吃到了不下十次的爆炸声。
每一次都意味着有一名神经病枪手被处理掉了。
“如果我们能平安回去的话,我们也要当你儿子的教父!”
杰克双手把着车头,哈哈大笑道:“没问题!山姆那小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弗兰克也笑了起来:“我也觉得他到时候会很高兴。”
在三个大男人的谈笑间,雪橇很快接近了被冰封自由女神像,可以说曼哈顿区已经近在眼前。
杰克收敛笑容,再次拧下油门冲刺。
轰!
雪橇加速。
史上第一宠婚,早安机长 D调洛丽塔
四周的风雪扑面而来,要不是还戴着头盔,估计三人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看前面!那里有很多人!”
弗兰克遥遥指着曼哈顿的街道,他拿着望远镜可以看到那里有许多人正在移动。
杰森也拿起了望远镜:“现在还没有到最艰难的时候,看来曼哈顿的幸存者还有不少。”
杰克的心里也跟着多了几分希望,他的儿子聪明,活下来的人那么多,山姆一定也活得好好的。
“他们应该是想向南边撤离,看起来迁移进行得很顺……利?”弗兰克的话忽然有些卡壳。
杰森则是忽然发抖,结结巴巴地说:“枪……枪枪击了!”
“有人在高楼上用枪杀人!”
“街道上的幸存者已经四处散开了!”
听着两人的讲解,杰克忽然又没什么信心了……
在三人正面的对岸上。
刚刚聚集起来的幸存者们正惊叫着四散而逃。
之前许多人都认为海啸和降温已经杀死了大部分枪手,现在看来是他们想得太美了。
神经枪手只是在等着他们这些猎物从窝里走出来而已。
这不?
现在他们才刚刚露头,就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
伦德警员把玻璃砸开,带着其他从图书馆里离开的人躲进了一栋大厦里。
“我们只能在这里先避一下了!”伦德警员掏出自己的手枪,检查了一下屋子,然后示意跟着他的几十个人可以先休息一下了。
大家已经走了几个小时,在这种冰天雪地里行走尤其累人,一下子就睡过去好几个人。
伦德警员则是继续把大厦的上边几层都简单搜索了一遍,确认这栋大厦没有藏人。
随后他才回到刚刚的楼层。
走到窗边,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伦德警员一眼就看出此时的天色比之前黯淡了许多,应该是要天黑了。
“我们今天只能走到这里了,再往前就是港口,在上面没有遮挡,夜晚会被冻死的。”
伦德向众人宣布。
还醒着的人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异议,不少人都是沉默地掏出了一点东西咽下肚子,然后抱着手臂找了个地方开始睡觉。
才从图书馆离开半天不到,他们就已经感觉到艰难了。
在图书馆坚守不容易,但是走出来求救似乎更不容易。
伦德叹了口气,安排了几个还算精神的小伙轮流警戒,自己也跟着睡了下去。
……
华盛顿。
从白天开始,居民撤离工作就已经正式启动了。
虽然贝克他们拉胯了一点,但是当他们认清现实,知道自己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时,他们的能力还是相当足够的。
利用各个部门的紧密配合,以及民众在逃命这件事的自觉性,华盛顿的撤离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
尽管从场面上来看,似乎已经乱成了一团,但是从结果上来看,不少人都成功驾车逃离了这座城市,向着更南边的方向逃命。
只不过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被落下的人。
露西此时就在医院里急得直转圈,还有一名黑人护士也在她身边一脸纠结。
自从跟丈夫杰克告别之后,她就回到了医院。
因为这里有一名她一直记挂着的小病人——彼得。
一个身患肿瘤的小男孩。
她之前在医院里躲避FBI的时候,主要工作就是在照顾这个小男孩。
“露西,撤离的警察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护士看着走廊尽头的病房,尽量压低声音。
“所有人都跑了,这可能是最后一个撤离的机会了。”
“彼得他……”
露西的表情十分挣扎。
现在整个医院不管是病人还是医生都已经撤离了,她和眼前的护士是最后两名工作人员,在身后的病房里的彼得则是最后一名病人。
“彼得他的情况只能坐救护车离开,你是知道的。”
现在她要么抛下彼得,让那个小男孩在病房里孤独绝望地等来死亡,要么带着彼得离开,可是没有救护车的话,这个小男孩肯定也坚持不下去。
露西抱着头,内心无比挣扎。
护士道:“我给郡救护中心留了信息,但是还没有回复。另外,我还给互救会的救援通道留了信息,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他们说会到这里来看看。”
“不过,他们也说了,他们的大部队现在都在纽约,不一定能来……”
内心里挣扎了好久,露西还是决定先等一下,“你先离开吧,我跟彼得继续等下去。 ”
两人拥抱着告别。
露西目送窗外的雪橇车在大雪中远去,灯光越来越远,不一会儿就没了影。
偌大的空间,只剩下她和彼得两个人了。
陪伴着他们的,只有雪花。
可能,还有死亡。
……
领航员号空间站。
刘培强站在窗前,望着下方的地球。
即便是夜半球,他也能用肉眼看见大气上漂浮风暴云,特别是一些经常闪电的区域,经常一亮就是好几十公里。
哪怕他来自流浪时空,已经见惯了古怪的天气,但是现在也很难想象这个时空的地表,天气究竟恶劣到了什么程度……